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与老六一起干“妖精宝贝”

影片信息

『妖精宝贝』是我QQ群里认识的宁波少妇,老六是『妖精宝贝』N个情夫之一。

  『妖精宝贝』那时在群里装纯纯,装可爱,卖萌,弄得群里的男人神魂颠倒的。

  我一度认为她是良家妇女,深入了解『妖精宝贝』后,才彻底颠覆了最初的看法。

  『妖精宝贝』是广西南宁人,在宁波余姚一家精密仪器厂做库管员。老公是武汉人,是宁波某公司的老总,孩子在武汉,爷爷奶奶看着。

  狼友肯定有疑问,老总的夫人洋房别墅,吃喝不愁,还用出来工作?

  我也疑惑过,专门问过『妖精宝贝』,『妖精宝贝』说的可是冠冕堂皇,什么女人要自立啊,自己挣的钱花得才心安理得啊,等等等等……认识老六后,才知道了真相,原来是『妖精宝贝』的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嫌她碍事,而『妖精宝贝』也不是省油的灯,走马灯似的换男人,所以藉口女人也要自立自强,留在余姚。

  每隔半个月,『妖精宝贝』去宁波看黄总一次,都是周六早晨走,周日下午回来。

  用老六的话说,就是:欠操了,百里去送屄!

  认识『妖精宝贝』后,有一个男人加我,验证资讯直接是:我是『妖精宝贝』的朋友。

  原来QQ有一种功能,就是共同好友。

  我和老六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妖精宝贝』,所以老六找到了我。

  很快,我和老六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老六干过『妖精宝贝』几次,因为老六的鸡巴比较特殊,『妖精宝贝』吃不消,所以就冷落了老六,为此,老六是耿耿於怀。

  『妖精宝贝』很懂的卖萌,她会分别和她的男人们说:人家现在是生理期,肚子胀,或者胃口不好。

  於是,『妖精宝贝』的男人们,一边嘘寒问暖的献着殷勤,一边掰着指头算生理期结束的日子,不得不说,『妖精宝贝』很会把握男人的心理。

  『妖精宝贝』每隔一周就去宁波送屄,所以去之前的那个晚上一般不约人,怕第二天与老公做爱的时候,老公发现异样。

  有一次,老六千辛万苦约了『妖精宝贝』,『妖精宝贝』却放了老六的鸽子,原来『妖精宝贝』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开宝马的小鲜肉,老六被截胡了。

  『妖精宝贝』有好几个情夫,男人们也心知肚明,并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脆弱的平衡。

  小鲜肉坏了规矩,老六暴跳如雷,不依不饶,『妖精宝贝』也觉得理亏,就破天荒的答应老六,周五晚上约会。

  老六心中有气,就联系我,兄弟,有没有兴趣一起干『妖精宝贝』?

  按照约定,我开好了房,打电话告诉老六,老六去接『『妖精宝贝』。

  我慢悠悠的洗着澡,刚洗完,就听到敲门声,原来老六欲火焚身,接了『妖精宝贝』,连吃饭都免了,直接奔主题了。

  『妖精宝贝』看见我,很吃惊的样子,老六说,「别装了,又不是外人,今天让你彻底爽一次。」『妖精宝贝』犹豫着,扭扭捏捏的,老六使个眼色,我们上前直接扒光了『妖精宝贝』,老六把她拥进了浴室。

  浴罢,好戏上演。

  老六分开腿躺在床上,『妖精宝贝』跪爬在老六两腿间给老六口交,我在『妖精宝贝』身后,抱着她圆润的屁股,从后面插进去,『妖精宝贝』的阴道不紧,但是非常湿润。

  也许是第一次3P,我的鸡巴硬的厉害,很快『妖精宝贝』含着老六鸡巴的嘴里也发出了「嗯嗯」的声音……一个回合战罢,老六把『妖精宝贝』仰面朝天斜摆在床上,我站在床边,把鸡巴插进『妖精宝贝』的嘴里。

  老六站在床的斜对面,这时我才看见老六的鸡巴,确实与众不同,不长,但是很粗,粗的有点吓人了,而且老六的鸡巴不是圆的,而是扁平的,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六把鸡巴慢慢插进『妖精宝贝』的阴道,『妖精宝贝』含着我的鸡巴,停止了吸吮,微微皱着眉头,看得出『妖精宝贝』也很紧张。

  老六的鸡巴插的挺艰难,阴唇两边的嫩肉都跟着微微下陷,阴蒂在阴唇的牵引下,仿佛更挺拔了……终於,老六的鸡巴全插进去了,我插在『妖精宝贝』嘴里的鸡巴感觉『妖精宝贝』轻轻舒了一口气,趁着『妖精宝贝』稍一懈怠的关口,老六冲我递了个眼色,我们同时发动,上下齐攻……那天,我们干了『妖精宝贝』三个多小时,我和老六想顺便开了『妖精宝贝』的后门,玩玩三明治,『妖精宝贝』死活不同意,我们知道她第二天还要去宁波送屄,只好作罢。

  虽然有点遗憾,但以后还有机会的。

  第二天一早,老六开车把『妖精宝贝』送上了高速大巴,这时的『妖精宝贝』画着精致的淡妆,手提坤包,举止高雅端庄,与昨晚床上的那个疯狂的女人判若两人。

  在『妖精宝贝』穿衣服之前,我和老六扒开『妖精宝贝』的双腿,仔细观察了她的私处,经过一晚上的休养生息,『妖精宝贝』的小阴唇还是红肿的,阴道口微微张开着,即使有大阴唇的遮盖,阴道看起来也不是一道缝,而是一个粉嫩湿润的小洞……下午收到老六发来的短信:今晚黄总插进骚屄,哎呀妈呀!怎么鸡鸡变细了!

  字节数:3884

  【完】

上一篇:和同学在香港的一夜 下一篇:说服人妻帮我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