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工人偷窥

影片信息

 那年入夏,早就安排好要整修的厨房跟浴室,总算能开工了,老公依旧一大

  早出门,总是没太多话,除了再见,今天特别叮咛装修的事,然后就去上班了,

  关上门换下睡衣,准备好简单的早餐,不到半小时,门铃响了,装修师傅到了,

  打开门,三个人肩上及背都大大小小的工具齐俱,阵仗倒不小,第一个进门的应

  该是带头的老师傅,我马上领着他们到厨房及浴室现场看一下后,顺便也拿出设

  计图,说明一下隔局及需配合等事谊后,即开始卸下工具.

  除了第一个进门的师傅,后面跟着两个年轻年,看年纪约25岁左右,应该

  是学徒吧,家里有外人来工作,我当然要看一下,才会面熟,我身高165,一

  比之下,两个年轻人个子肯定都超过175公分,其中一个比较结实,全身肌肉,

  另一个比较瘦,但肌肉看起来也很结实,两个都是拗黑的阳光健康的肤色.

  当我看着他们两个时,他们两个不知何时早就望着我了,直到我望向他们时,

  才移开目光.

  工程因要敲掉再重塑隔间及安装新设备,所以工期近两个月,期间虽也有其

  他木工及水电来过,但整个工程似乎是以原来那两个年轻人为主,反而那个老师

  傅偶而才来一下.

  在整个工程期间,虽然我大部份时间都在房间,但常常会出来看一下他们的

  工作,或着也会准备喝的跟点心给他们,所以不多久,跟那两个年轻也渐渐熟了,

  聊天时也都会开玩笑了.

  其中全身结实肌肉的那个年轻人叫隆基,本来以为他是基隆人,原来是台中

  人,另一个瘦瘦结实的年轻年叫阿坚,是三重人.

  隆基来的比较频繁,与其说比较健谈,不如说是「贱」谈吧,总爱亏我,而

  阿坚感觉比较害羞,但明显粗线条的五官,却让我印象很好,所以常常会捉弄他,

  或开他玩笑,他总是笑起来很腼腆.

  由於我喜欢运动,夏天冲浪是必需要的,在跟他们熟识一个多月后,知道他

  们也冲浪,所以就相约在一个周末,刚好老公到越南出差,当然要把握他不在时,

  跟两个小鲜肉约会.

  一早阿坚开着车,我坐后座,一路聊到宜兰外澳,租了好各式装备,换上了

  冲浪服后,一路往海边走去挑冲浪板,隆基:本来就知道你身材好,没想到穿紧

  身后,也太好了吧,还好今天穿寛松的裤子,不然就被发现了.

  我:小鬼,居然对姐还这么色.

  隆基:我是说真的,要不要我拉紧裤子证明一下.

  我:不用了,我没兴趣求证这事.

  我回头看走在我身后的阿坚,只是在后面看着我们一直笑,

  三个人一起在海浪中等浪,也来回的冲了几浪后,我累了就爬上海浪拍打的

  到的沙滩躺着,因为怕晒黑,所以我是穿着长袖及长裤,这时突然有人在摸我的

  脚趾,我看了一下是,隆基:虽然只露出脚趾,但也很迷人.

  这时他解开我脚踝上冲浪板的绳子,然后摸着脚踝说:绑这样会不会痛啊,

  秀秀一下.

  我笑笑的把脚抽开说:别趁机吃我豆腐.

  而远远看着阿坚仍在海中,不管是等浪或是在浪板上,我都不时跟他挥手打

  招呼,他也远远的朝着我们方向打招呼,就这样打扛闹闹,吃吃喝喝后,下午3

  点多,走去冲水,准备回家去了,隆基:姐,要不要跟我同一间啊,你衣服这么

  紧身,我可以帮你脱,我:(呵呵)真要人帮我脱,我不会找阿坚啊,干嘛找你.

  隆基:一看就知我力气大,肯定脱的快.

  我朝着他悄皮的放慢速度说:我喜欢慢慢脱.

  这时三个人同时大笑,之后在回程上,阿坚先载我回家,也结束了这愉快的

  旅程,好久没这么尽情的玩了.

  工期也开始陆续尾声了,工人来时间少,有时也只有隆基或是阿坚自己来,

  看一下进度,或是自己补一下自己的工作.

  这天星期六,老公出差的第三天,依然睡到自然醒的我,仍在赖床,原本以

  为闲来无事,突然手机响了,阿坚:姐,你们有人在家吗?

  我:我在家啊,怎么了.

  阿坚:隆基说那天有些工作没收尾,因为星期一设备要进去,他又回台中,

  所以就叫我去把那工作做完.

  我:好啊,要很久吗?

  阿坚:不会很久.

  我:好,那你来吧.

  我才刚起床,穿上了内衣,这时门铃就响了,我这时也来不及换衣服,只好

  把睡衣又穿上去,加套了一件薄外套就准备去应门,我在猫眼里看到是阿坚,就

  左手拉着外衣,打开门,我:天啊,你怎么那么快.

  阿坚:姐,不好意思,我刚在楼下打电话的.

  我:喔,吓我一跳,还以是那个帅哥,原来是小鲜肉.(哈哈)

  阿坚笑的很腼腆的走进来,就在我关门的同时,看到阿坚居然眼光落在我身

  上,上下的打转,

  这时他走进了浴室,我则转进房间,我在床上坐了一下下后,念头很复杂,

  这时脱下了原本那件内衣,换上了一件淡粉红1/ 2杯的内衣及低腰花边内裤一

  整套,喷了一点淡淡的香水后,再穿上原来那件睡衣,走出房间,那是一件蕾丝

  的肩带短睡衣,长度约露出大腿一半,低胸前扣,除了胸部位置外,其他部位微

  微透明,就外人来看,绝对是一件性感的睡衣.

  这时我走向浴室,看着阿坚正跪在地上工作,我刻意侧蹲在阿坚旁,靠的很

  近,我:要不要帮你煮杯咖啡.

  阿坚转头后,目光先停留在我的腿上:等等好了.

  讲完后才看着我,我没说话,然后他又把目光移到我身上及腿上,再转头回

  去工作,我把手放在他的背上,我:真的不先喝吗?

  阿坚:好啊.

  我:怎么背全是汗.

  我讲完就转身走去泡咖啡,突然回头,却看到阿坚正抬头朝我背后看,我:

  我的背影美吗?

  因为平常隆基都亏我,而我也习惯开阿坚玩笑.

  阿坚:(一脸傻笑,点点头)美.

  我:美姐可别乱想喔.

  阿坚笑的更夸张,我:哇,这么笑,肯定有鬼.

  阿坚忙着回话:没啦,你才乱想.

  接着我端了一杯咖啡来,怕太热,我加进了两块冰块,然后正面跪在阿坚前

  面,看着他两手都脏了,我端着咖啡杯准备喂他,阿坚:这太夸张了吧,还要人

  喂.

  我:我可以不随便喂男人的喔,看你是小鲜肉便宜你了.

  阿坚也就顺着探头过来喝了几口,这时我是微微弯下腰,咖啡杯正端在我胸

  前,睡衣领口垂下一点点,因为穿着1/ 2杯的内衣,阿坚由上而下的目光刚好

  可以看到整个上胸部,

  是故意的吗,是……我心里想,我是故意的,而且被偷窥时,内心总有一种

  愉悦,刚在房间换衣服时,就打定主意,让阿坚偷窥我的身体,而我也如此做了,

  就在阿坚喝咖啡的同时,我挪了一下身体,左手的肩带滑了下来,卡在内衣上,

  这时他喝了几回后,看着我时,又望向那滑下的肩带及我的胸部,我故意轻柔的

  说:快点一次喝完,不然放久就不好喝了,这时我把咖啡杯更往身上移,阿坚靠

  的更近,这时身体碰到我跪在地上的膝盖,刚我呼吸的气息在他脸上,伴随时咖

  啡香,这时阿坚咖完后,只抬头看着我,少了笑容,却多了认真,我转身将杯子

  放在浴室的化妆台上,再转身回来时,另一边的肩带也滑了下来,睡衣的上半身,

  整个在内衣上,阿坚这时也没太多动作,只是一直看着我跟我胸前,我这时搭着

  她的脖子说:你怎么满身汗然后用手去擦着他的脖子及额头上的汗,然后侧曲着

  腿坐在地上,他放下手上的工具,手在衣服上擦了一下,然后正面转向我,我没

  说话,伸手脱去他的上衣,让他裸着上半身,然后抚摸着他的胸膛,而另一手拉

  着他的脏手,往我脸上摸,我很平静的说:平常为何常常偷看我.

  阿坚很认真的一直吐着口水说:因为姐好漂亮,身材又好,所以就想多看几

  眼.

  这时阿坚还是没多余的动作,这时我拉着他的手往我胸前移过去,将他的右

  手整个贴在我左边的内衣上,这时他终於微微移动着手,很轻很轻的揉着我的胸

  部,我悄皮的说:我们阿坚学坏了,居然摸着姐的胸部,阿坚害羞的表情说:是

  姐捉我手来摸的,而且我好兴奋.

  这时我转身,屁股对着他往外爬,爬出浴室后,转身面向他坐在地板上,这

  么热的天,坐在地板上隔外清凉,这时我的裙底已经整个往上掀高,而内衣也几

  乎整个露出来,我右脚曲着,左脚伸直,在阿坚面前隐约露出了内裤,我说:喜

  欢粉红色的吗阿坚这时也没多打理满身汗的身体,直接走过来,扶着我的左小腿

  坐着说:喜欢.

  接着又说:款式应该也很好看,我说:想不想看.

  阿坚说:想啊.

  我说:想看就自己动手啊.

  这时我整个人平躺在地上,然后两腿微张的伸直放在阿坚的身上,右脚故意

  放在他的裤档那,这时阿坚突然抬起我的双腿放在他肩上,然后坐近我,双手毫

  不犹豫的贴在我的胸部上,轻揉几下后,拉下我的睡衣,轻抬臀部,脱去我的睡

  衣,这时他抚摸着我的大腿及臀部说:姐你好美,摸起来好嫩,我说:你好坏,

  居然把姐衣服脱了.

  这时他边抚摸我臀部,边拉着我的内裤,我说:帮女人脱过内裤吗.

  阿坚说:当然有啊.

  我说:那你还等什么.

  这时阿坚慢慢将我内裤往下啦,被别的男人脱内裤,然后窥视私处的快感真

  的好棒,有一种男人对自己身体渴望的优愈感,又有一种私处要被别的男人侵犯

  的快感,这时我整个身体发热,心跳加快,他将我内裤从臀部脱下来后,慢慢经

  由小腿后,整个下半身赤裸的被窥视,他吻着我的大腿,然后马上就吻到耻骨上

  的阴毛,接着将着个嘴吻着我的私处,我微微喘息的说:阿坚好色喔.

  阿坚说:姐才色,原来早就湿了.

  我撒娇的说:讨厌.

  接着他伸出舌头舔着私处,然后两手拉下了内衣,抚摸着我的胸部跟乳头,

  我不但被偷窥,还享受着被侵犯,被占有,被别的男人享用我的身体,我愈想愈

  兴奋,被他舔的也愈湿,恨不得被男人马上进入,这时阿坚站起来脱掉了短裤,

  瞬间看到他整个被撑鼓起的内裤,他很快又将内裤脱上,我目光完全注视着他的

  坚硬的肉棒,心想,哇,好乾净的鲜肉棒,这时他开始毫不保留的抚摸,亲吻我

  的全身,我也伸手握住他的肉棒搓着,少一会儿功夫,我私处已经泛滥到不行,

  整个水都住外流,还没进入我似乎就快高潮了,这时我张开双腿急促的说:上我.

  阿坚二话不说,拉开我的双腿,然后将肉棒慢慢放进我的穴里,这时身体突

  然感到被老公以外男人的坚硬阳具侵入,慢慢将我的阴道撑开,我也紧紧包覆他

  的肉棒,一股暖流由下体穿透我的全身,一场性爱的愉悦正占满我的思绪,心里

  只想着张开腿被他的肉棒充实,被他的坚挺进出,不断的侵犯我的淫荡的小穴,

  满足我对男人享受的快感.

  我两腿紧紧勾住阿坚的腰,两手抱着他的脖子,抚摸他的背,任由他的肉棒

  在我穴里进出,每次插入,总是让我的穴很充实,好硬好大,让我好充实,才一

  下子我已经不知高潮几次了,我似乎不想他停下来,想再多几次高潮,但我突来

  一点理性,制止他说:我床头的抽屉有保险套.

  这时才说完,就觉得他的肉棒一胀一缩的,似乎来不及了,我边叫边说:别

  射在里面,这时他愈插愈快,然后突然抽出他的肉棒,第一次射出来喷到我的下

  吧及脖子,接着他手用搓着自己的肉棒,把精液全射在我身体上.

  他趴过来吻我,我一直打他,干嘛弄到我身上,他说:实在忍不住我依然一

  直打他,一直跟他舌吻.

  之后他抱着我到房间的浴室,我们两挤在淋浴间冲洗着,他站在我后面,由

  我先冲,然后他在后面抚摸我,我冲完后,转身拿着帘喷头往他的跨下冲,然后

  伸手去边握边推的帮他冲肉棒,洗乾净后,没想到他肉棒又硬了,我又趁机玩着

  他的肉棒,然后跟他接吻,挂上帘喷头,他又在淋浴间舔我,抚摸我,他的坚硬

  的肉棒一直贴在我身上,他手指戳进我的穴里,我又被他弄的开始呻吟,又开始

  想要被男人享受,这时私处被他弄的好湿,他勾起我的左脚,然后微微往下蹲,

  挺着臀部,将他的肉棒又插进我的穴里,然后另一手再勾起我的右脚,将我靠在

  墙上,这时我整个人腾空,我两手抱着他的脖子,他则立即把我压在墙上用加的

  插入,快速的插入,真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比前一次猛,那支在我穴里硬梆

  梆的阴茎,不停的冲击我的穴跟子宫,不中用的我,不佑是多久没被男人享用了,

  居然又开始要高潮了,又开始紧紧抽筋式的抱着他,夹着他,我说:我快高潮了,

  不要停他似乎受到指示,完全快速又用力的插我,整个淋浴间,不但充满我的叫

  声,也夹杂着肉跟肉碰撞的声音,因为回音关系,特别响亮,特别情色.

  这时我身体软了下来,但他似乎仍没有射的意思,这时将我抱到淋浴间外,

  坐在梳妆台上,马上又将肉棒插进我穴里,又是一阵快速的进出,我的整个世界

  似乎,只有这个裸露的男人一样,任由他在天地间玩弄我,这时我推开他,然后

  起身跪在地上,然后搓着他的肉棒,他说:天啊,姐,你真骚.

  他已经感觉到我的动机,这时我申出舌头去舔他的龟头,然后双唇紧紧吸吮

  他的龟头,来回几次后,将他的肉棒慢慢唅进我的嘴里,另外唅不进去的部份,

  用手握着,就这样一吃一吐的用嘴唇磨擦他的肉棒,他也配合我,前后微微摇动

  他的腰,用肉棒插我的嘴,我愈吸愈快,没多久,他喘着气的说:姐,我要射了.

  这时我更用力吸吮他的肉棒,舌头舔着他的龟头跟马眼,没几下,他的精液

  开始射进我的嘴里,一阵又一阵,阴茎也一胀又一缩的,我边吸吮他的肉棒,他

  的精液边从我的嘴角流下来,待他肉棒软了后,我将我嘴里唅着的精液朝洗手台

  吐了出来.

  他马上说:没想到姐这么淫荡.

  我漱了一下口后说:讨厌,那有.

  他说:人妻真的不同.

  我说:是吗?我才要刚开始咧(哈哈)

  待洗乾净,擦乾后,我们两人全裸上了床,他紧紧抱着我说:没想到真的干

  了姐,之前都是边自慰边想.

  我说:你好坏.

  他说:没想到姐还诱惑我.

  我说:你应该早就被我诱惑了吧,不是今天而已他说:对啊,但我都没说,

  反而隆基一直说想上你我说:那你也很想吗?

  他说:当然想,而且……没想到姐好好干,干起来真舒服我说:怎么都用这

  么粗俗的字他说:那改用上好了我悄皮的说:不用改,我喜欢,然后伸手想去握

  进他的肉棒,没想到,肉棒早就已经硬了,我撒娇的说:你也太猛了吧,还是我

  太诱人了.

  他说:当然是姐诱人,我才变猛的.

  我说:真会说话,那就让姐体会一下你还能多猛吧.

  之后我直接趴在床上,再让阿坚持续的享用我的身体………

  2

  先生上班后,带小孩去学校上课,不到八点就回到这70几坪的家,接着开

  始一个人的生活已是平常.

  简单准备了早餐,依然边吃边看着网路新闻,许久候,弹出一对话视窗,接

  下来开始跟网友打屁聊天,接受为数不少的淫秽字眼的生理考验,这是我单独生

  活的平常.

  那天,从房间窗外传来施工及工人吵杂的声音,我进房隔着景观窗的丝帘,

  看到工人正在搭鹰架,原来是大楼在整修外墙.

  我仔细端详窗外那3位工人,2个约30岁左右,另一个很年轻,应该20

  出头吧.

  然而,在一般社会的概念下,他们应该属於跟我是有一定距离的阶层,但为

  何这3位赤裸着上半身的工人,却如此吸引我,尤其他们那结实精壮的肌肉,因

  工作施力而拉扯的抖动,更是让我心慌意乱,在心跳超过正常的跳动下,我注视

  的目不转睛,其中一位约30岁的工人,胸膛黝黑的健美大肌肉,加上小腹的六

  块肌刻画着深深的轮廓,完全感受到他男人的力量,不知道隔着丝帘他们能不能

  看到屋内,但我只对眼前这一切迷恋.

  是日,回到家八点不到,我立即拉开丝帘,也不知为何,一颗悸动的心,只

  觉得期待,随手抓了一把衣服往客房去,然后坐立不安的待在客厅.

  些许时间,房间窗外传来期待的声音,我往房内偷瞄,是昨天那3个工人,

  我转而走进客房,挑了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无肩带内衣及低腰内裤,外面则套

  上一件纯白的丝质肩带薄睡衣,衣长在大腿中间,透过这件微透明的薄睡衣,让

  内衣裤若隐若现.

  这时,我若无其事的走进房间,假装找着东西,时而打开衣厨,时而蹲下拉

  开抽屉,这时窗外只有施工的声音,却听不到说话声,我虽然外表平静,但其实

  内心已是澎派.

  后来我把电脑拿进房间内,坐在梳粧台跟网友聊天,累了就在床上躺了一下

  ……

  才过中午,我似乎开始享受着被偷窥的快感,再加上聊天室里与网友煽情而

  露骨的男女私密对话,让不再乾乾的私处,也不时一波一波的激荡.

  这时,我看向窗外,窗外3人仍像饿狼似的盯着我,我们没人想避开对方的

  目光,我使了一个似媚似诱的眼神后,移开目光的同时,双手伸进身后的睡衣里,

  解开内衣的钩子,然后边起身边由观景窗的方向转一大圈的朝向房间的浴室,同

  时背对着他们将内衣丢在床上,临进浴室前,双手伸进裙里,扭动着腰,将内裤

  由臀部慢慢褪去,然后用脚踝将内裤往床上勾去,同时也回头向窗外似望似瞄后,

  走进浴室内,在里面脱下唯一的睡衣后,微掩着门,露出左肩将睡衣往床上丢,

  望向他们,淡淡一抹微笑后关上浴门,与其说是洗澡,不如说是在浴室里幻想着

  他们正满足我淫欲的身体,那私处一股一股的热流,似乎只是稍解我的欲火.

  不一会儿,我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继续享受被偷窥的愉悦.

  这天,我依然穿着低胸短睡衣,端了3杯冷饮走向窗外,打开景观窗旁的逃

  生窗,除了温柔的打招呼,请他们喝饮料外,尚闲聊几句,当然也不免几段男力

  女体的对话,如此,彷佛也拉近我们的熟悉.

  时至中午,窗外只剩那位健壮的工人,对话中他也是最粗俗,就在只有他跟

  我是,居然问我老公是否出差,原来,昨晚他来到我窗外,只见我一人在房间.

  当晚,小孩八点半睡着后,我回到房间,将内衣裤脱下,放在窗台上,洗完

  澡后,调着柔和的灯光,背对窗抛开浴巾,只着一件内裤趴再床上,半盖着的凉

  被,露出了上背及左大腿.

  我不知道窗外是否他正偷窥着,但我今晚期待被他不保留的偷窥,甚至是不

  保留的奉献,趴在床上,,总是仔细听着下午并未锁上的逃生窗,将自己当成蜜

  饵,等待被饿狼的吞噬.

  就在半睡半醒的蒙蒙间,小小的开窗声,惊醒了我,但我控制着又紧张又期

  待心情,假睡着.

  不知这个男人是谁,只觉凉被轻轻被掀起,整个背后完全呈现在这男人眼前.

  之后开始感觉到,男人粗糙的手,开始慢慢抚摸我的背及腿,手劲越来越大,

  也隔着内裤抚摸我的私处.

  这时我的呻吟声,似乎鼓励了他,他立刻粗鲁的由身后摀住我的嘴,扯下我

  的内裤,然后解开他的裤子后,立刻用力拉开我的双腿,粗暴的用他的坚硬占有

  我春色泛滥的私处,一开始疼痛中其实是更多的愉快,接着那完全滋润的私处已

  任由他予取予求,他一次又一次的将滚烫的体液强而有力的射进我体内,在不知

  来了几次高潮后,听到他拍下了我被他侵犯的样态,没有生气,反而多了一份淫

  荡.

  听到他穿上了裤子,临走前,用气音在我耳边说,明天老公会回来吗?我慢

  慢但明显的摇着头,他拍了我的屁股,说了一句骚货,然后由窗外离开了.

  之后的接连两天,我都被他用布蒙着眼,任由他边用粗俗下流的言语享用我

  的身体,满足我淫荡的灵魂.

  而自认高贵的我,居然被下阶层的工人毫不保留的玩弄我的身体,却是如此

  的痛快,甚至期待被继续的粗暴.

  也许女人有时也期待自己是一个被粗暴猎人追捕的猎物,在被猎人捕获时,

  成为他丰富的美味大餐,填饱男人饥渴的兽性.

  【完】

上一篇:家家与大叔 下一篇:丝袜人妻家中受辱